TV直播是一家实况足球直播赛事门户网站

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足球直播 > 杯赛 > 欧洲杯 >

欧洲杯

2016欧洲杯预选赛 2016年十大中国体育商业动向你参与了其中的哪些?

发布时间:2015-06-11 19:42欧洲杯 浏览: 评论文章作者:足球小助手
本文由体育资讯提供,关键字:体育,主要讲在2016年,懒熊体育报道了无数中国体育行业的商业新闻和变化,我们总结了10个动向。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你参与了其中的多少个? 从乐视体育对价27亿拿下中超2年新媒体转播权,...更多内容请查看相关文章。
2016欧洲杯预选赛2016年十大中国体育商业动向你参与了其中的哪些?

  在2016年,懒熊体育报道了无数中国体育行业的商业新闻和变化,我们总结了10个动向。在即将过去的这一年里,你参与了其中的多少个?

推荐阅读:欧洲杯8强对阵 永利体育电脑版

  从乐视体育对价27亿拿下中超2年新媒体转播权,到腾讯在NBA League Pass版权和FIBA新媒体版权上再下两城,再到苏宁7.21亿美元搞定3年英超,这一年里,中国体育公司对赛事媒体版权的追捧不仅没丝毫的减弱,反而呈现爆发之势。

  在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IDG资本合伙人、新英体育董事长李建光说,“我从未想过失去英超,但最终还是丢掉了。”

  乐视体育副董事长马国力也在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直言,“版权的卖主都没有想到能卖到这个价钱。”

  2016年,体育产业继续高速发展,但版权领域竞争之刺激,变化之快,版权开售时间之提前、价格之高、买主之壕,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本月上旬,欧足联俱乐部赛事(欧冠、欧联杯)在中国地区的媒体权益已经开售,CBA版权距离发售也越来越近了,不出意外的话,包括这两大赛事在内的版权,在未来又将卖出令人咋舌的价格。

  在市场不断膨胀的过程中,卖主赚得盆满钵满,但买家出手时越豪气,合同周期内的经营负担就越沉重。作为欧美体育产业版权变现基石的付费模式,在中国依然举步维艰。买白粉一样的进价,卖白菜一样的收入,付费模式不成熟,版权的终端买家就很难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2016年是万达全方面布局体育的一年,他们与包括国际足联、国际篮联、世界羽联等在内的众多国际顶级体育组织达成商业合作关系这其中携手国际足联对于万达的意义或许最为重大。

  过去数十年,在众多本国企业成为国际足联赞助商后,日本、韩国一步步地走近国际体育权力中心,不仅占据着国际足联执委名额,还联合了举办世界杯。

  中国足球同样怀揣着世界杯梦想。王健林深知这一点,最近几年在足球产业屡屡出手。通过控股盈方,2016欧洲杯预选赛万达进入了以国际足联为代表的国际体育权力核心圈层。今年,万达又花巨资成为国际足联合作伙伴(FIFA Partner),即最高级别赞助商。作为国际足联历史上极其罕见的非消费类品牌,万达将赞助合同一签就签到2030年。

  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分别落户俄罗斯与卡塔尔,按照现行规则,中国最早举办世界杯也要到2030年。万达此次的出手给中国足球留下了多大的想象空间,不用多说。

  除此之外,万达还成为了国际篮联独家商业合作伙伴,旗下盈方体育传媒成为世界羽联全球独家商业合作伙伴,万达体育则获得世界羽联旗下赛事全媒体版权、电视制作权及商业开发权等

  拿下一系列国际体育组织商业权益后,万达的任务是将其在中国市场落地,这并不轻松。

  2016年是传统意义上的体育大年,欧洲杯、奥运会、国足12强赛,给很多中国公司提供了开展业务、品牌营销的机会。

  今年欧洲杯,除了央视作为转播平台外,海信、盛开体育、杭州孚德均是赛事的合作方。

  作为欧洲杯56年历史第一家出自中国大陆的顶级赞助商,海信通过欧洲杯在海外的知名度有了明显的提升。盛开体育在运作海信赞助欧洲杯外,还获得了近亿元的票务代理销售额。杭州孚德则是欧洲杯授权产品制造生产商,同样有所收获。

  而在奥运会上,361、安踏、康师傅等中国企业进行了不少的营销活动。361也成为里约奥运会的供应商,为技术官员、医疗人员、赛会服务人员、等其他工作人员提供服装。中国女排、傅园慧、张继科等也借助奥运会,实现了名利的收获。

  从本届奥运会上反映出的另外一个显著变化是:不同于往年以央视、新华社为话题中心,成长于微博、朋友圈、B站的年轻人似乎已经吹响了抢班夺权的号角。当观众开始以娱乐化的视角关注奥运会时,运动员及品牌的商业开发也应该推陈出新。

  “伟光正”的形象正慢慢地成为过去时,拥有独特个性的运动员才是现在观众的心头所爱。而品牌们,要像过去一样想要赞助一届大赛就能获得很大影响力和曝光,这种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整整这一年,中资海外投资体育俱乐部的案例有十个左右,其中投资者就包涵了上市公司、投资机构乃至个人。

  这种热潮出现背后的原因不乏以下几点:一、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大,中资海外并购以期资产避险,体育俱乐部估值稳定,保值价值相对较大;二、国内优质体育资产不仅稀少而且价格高,欧洲体育资产相对处于价值洼地;三、体育是热门题材,投资者可借此讲述完整的故事,获取资本市场的追逐和认可。

  过热的资本出海,迫使外汇管理局在年底收紧政策,尤其是对此前不是做体育的、钱不是自己的、快进快出、小吃大等类型的海外体育俱乐部投资管控更严了。

  再加上很多俱乐部被看过多遍,有意愿投资的大多已出手,中资扎堆出海投资俱乐部的热潮,在短时间内是要降降温了。

  任何一个国家,当人均收入稳步提高,运动健康意识强化,消费升级的发展,国民开始将运动作为生活方式时,运动装备业都是率先爆发的行业,毕竟花钱买装备是最容易的。

  中国也不例外。在中国体育产业中,运动装备本就贡献了大多数的产值。最近两年,体育产业崛起,体育用品行业更是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从耐克、阿迪达斯到一众本土品牌,绝大多数都交出了喜人的财报。

  本土品牌纷纷在调整战略,希望借助体育产业发展,从资本市场分享更多红利。因为港股估值低等原因,匹克完成私有化从港股退市,接下来很可能将登陆A股。

  而安踏向上交所提交申请,拟发行约36亿元公司债券。若审批成功,安踏将成为首批在国内公开发行熊猫债的非金融民营企业。此次发债募资之后,安踏的现金储备预计将接近100亿元级别,接下来或许会为补充品牌矩阵进行一系列投资和并购。

  不光本土现有优势品牌在行动,国际品牌亦看到机会,And1、Joma、Descente、Danskin、Umbro等联手中国资本重装出发,lululemon也在加速中国线下布局。

  体育产业市场在增长,但体育装备业原本就卧虎藏龙,如今玩家越来越多,竞争注定也将越来越激烈。

  之所以将乐视体育的起落单列为一个现象或者事件,是因为乐视体育对于行业而说是太特殊的存在了。不管你是否喜欢它,都无法忽视它。

  他们上半年一路高歌猛进,拿下中超新媒体版权、推出会员业务、公布B轮融资,但下半年似乎调转了方向,国际冠军杯北京站和世界汽车拉力赛北京站相继取消,与国安并不愉快地分手。特别是临近年终,因为B轮融资很大一部分金额被用到乐视集团的汽车等其他业务、众多版权合同的巨额成本,这个激进的玩家陷入资金严重短缺的困境。再加上过去两年多“蒙眼狂奔”根本无暇进行精细化管理导致暴露严重的治理问题,乐视体育不得不裁员,并进行业务调整。

  乐视体育的危机,给疯狂的体育产业泼下了一盆冷水。在C端消费意识未被完全激发,付费模式发展缓慢,变现模型没有本质变化的情况下,如何消费这高昂的版权成本,是整个产业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钱总有烧完的一天,资源无法自己变现,如果无法将其转化为自身的产品与核心竞争力,聚拢再多的资金、资源也不可能持久。

  但我们也不应忽视乐视体育给这个行业带来的新突破。宏观层面,这个体育产业的搅局者通过各种带着争议的破坏式打法,加速了行业的竞争、资源和人才的流动,高额的B轮融资、天价接盘中超新媒体版权等等都引发了行业内外的关注,甚至是参与。微观层面,其对所有体育资源的追逐和尽可能的占有,满足了众多体育迷尤其是小众体育迷的需求。

  2014年10月公布的46号文写道,“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审批”。两个月后,体育总局印发《关于推进体育赛事审批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和《在华举办国际体育赛事审批事项改革方案》的通知。

  政策的松绑、资本的支持,给了大量国际体育赛事IP入华的机会。2015年,乐视体育将国际冠军杯引入中国。2016年,包括IRONMAN、Spartan Race、欧冠篮、KHL在内的大量赛事IP相继在中国大陆落地。

  除了国际赛事,本土赛事同样呈现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尤其是马拉松、自行车比赛乃至格斗搏击类比赛急剧增长。

  赛事位于体育产业上游的供给侧,是塑造体育消费的渠道,围绕着赛事能产生IP、媒体转播版权、场馆运营、比赛日收入、商业开发、票务、周边产品等多个体育领域的经济价值。而在体育之外,赛事也能带动地产、酒店、旅游、交通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中国人口众多,市场和需求大,而本身赛事供给少,大量赛事的出现,本身都是好事。但赛事运营过程中,对主办方运营实力、专业度、应急能力,比赛地、场馆办赛条件的要求等均不能有任何的轻视。国际冠军杯北京站的取消,就是值得警惕的现象。

  从创业公司的角度看,在头部,以Keep、咕咚、懂球帝为代表的少数互联网公司率先脱颖而出走到C轮,拿下高额融资,并开始越来越多考虑商业变现的问题。而在金字塔底座部分,因为同质化问题严重,众多中小型移动互联网项目融资难度明显提高。

  C轮项目的增加,天使轮项目的减少,说明过去几年体育投资已基本告别抢流量入口的阶段。体育投资方开始将枪口转向偏线下的培训、经纪、营销等具备一定现金流、商业化变现能力的项目。与此同时,经过几年的发展,跑步、篮球、足球、健身等细分领域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

  从资本的角度看,过去两年里,进入体育行业的资本类型大致有三种:互联网或地产巨头、上市公司、VC和PE。

  而在2016年尤其年中之后,此前高成长性和高回报的VC逻辑在体育投资领域里遇阻,资本开始升级和重构,并聚焦在一级市场里产业链上下游和国内外最核心的体育资产展开。核心是资产要拥有一定稀缺性的价值,同时商业模式相对清晰,估值合理。最新的一个例子就是贵人鸟集团收购威尔士连锁健身。

  2015年,万达牵头并购盈方,乐视体育入股拉加代尔体育亚洲(原世界体育集团),电通与阿里巴巴及阿里体育战略合作。

  今年,这一趋势仍在继续。WME-IMG不仅与红杉资本中国、方源资本和分众传媒的合资体育基金、腾讯等成立合资公司,还聘任曾在NBA工作13年的马晓飞出任中国区CEO。光大资本和暴风科技拿下MP&Silva 65%股份,2016欧洲杯预选赛并谋求CBA版权。拉加代尔体育重新设立新办公室,并组建本土化团队。

  对于这些国际体育机构来说,中国这个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意味着无限的商机,在赛事、营销、版权、消费等方面均存在大量的商机。在这个过程中,联手本土资本、组建本土化团队是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在中国体育产业崛起,大量投资涌入的情况下,盗版、侵权、违法、擦边球行为,一旦被发现,必然引发巨大的关注度。

  2016年,Under Armour状告Uncle Martin、小米围绕英超版权的擦边球行为,懂球帝作为非版权方未经乐视体育授权直播国足12强赛,都成为行业关注的事件。

  当然,年底,美国乔丹与中国乔丹的四年商标拉锯战迎来了一个重要节点。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涉及汉字姓名“乔丹”的三件案件违反商标法规定,最高法第一次认可了迈克尔乔丹对于“乔丹”这两个中文字组合拥有姓名权。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几起事件引发行业关注,也意味着在体育产业当中,违法的成本,至少舆论成本将大大提高。